天津滨江道二姐(俗世奇人之天津滨江道光头二姐)

引子

天津卫本是水陆码头,居民五方杂处,性格迥然相异。然燕赵故地,血气刚烈;水咸土碱,风习强悍。近百余年来,举凡中华大灾大难,无不首当其冲,因生出各种怪异人物,既在显耀上层,更在市井民间。余闻者甚夥,久记于心;尔后虽多用于《神鞭》《三寸金莲》等书,仍有一些故事人物,闲置一旁,未被采纳。这些奇人妙事,闻若未闻,倘若废置,岂不可惜?近日忽生一念,何不笔录下来,供后世赏玩之中,得知往昔此地之众生相耶?故而随想随记,始作于今;每人一篇,各不相关,冠之总名《俗世奇人》耳。——冯骥才

俗世奇人之滨江道光头二姐

天津介地界儿,九河下梢,码头文化,都是硬茬,天津话叫“楞子”,谁也不服谁,但天津卫有句俗话,想牛X就得有绝活儿,这是能在天津这码头立住脚儿的铁规矩。曲艺的角儿们溜溜活都得在天津这码头闯一闯,所谓“北京学艺,天津唱红”。捧角儿也区别于现状的粉丝文化。名角儿露怯时候,粉丝的大茶碗就能扔上台,马连良就被扔过。就是这么个地方,出了许多奇人,泥人张、狗不理、风筝魏、四大张,这都是以往的奇人,今天我们来表一表这21世纪的天津俗世奇人——滨江道光头二姐。

光头二姐是谁?有很多诨名:圆姐?滨江道二姐?丽丽?本名估计没人知道,此人在21世纪头几年常在天津繁华路段出没,专干发广告,卖花、卖矿泉水,卖气球的营生。有人说光头二姐看着凶,甚至以为她就是个神经病,吓唬路人,摸女生屁股,抓到路人就要求去买她的东西,弄得路人只好避而远之。

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身着奇装异服,花臂纹身,必定是有故事的人。她的传说,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信的人自然懂,不信的人当个乐儿。光头二姐最让人敬佩的一点就是,就是在现在这个社会中,难得还有自己的原则,守着自己“规矩”。就像《让子弹飞》里的小六,宁可剖腹也要自证清白,因为在他的“规矩”里,清白比生命重要。而光头二姐的“规矩”是什么?简单说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光头二姐的东西你不买可以,但态度不能不好,如果你口吐“莲花”,迎接你的必将是来自“社会姐”的铁拳。当路过她身边,她拽住你,说的第一句话往往是“赏口饭吃,您勒”。有时候当你作为施舍地买了光头二姐的水或者花的时候,你发现她会傻傻“一笑”,说声:“谢谢大哥,谢谢弟弟,真捧姐姐啊,”然后拍拍你的肩膀说,“以后遇见姐姐别害怕,有嘛事你勒说话。”当有时你接过她发的小广告以后,她会在你走的背影上鞠上一躬。

据一位和光头二姐一块儿的人说,光头二姐没干过偷盗的事,但是因为打架斗殴以前蹲过板房,别人骂她一句,她就敢和人动刀子。本身出身不好,在农村长大,老爷子是外迁回天津厂子的职工,小学辍学,那时候还不是光头二姐,干过服务员,后来遇到一些事,决定打破自己的形象,一切的不公,都由自己的拳头来解决。靠自己的名声和纹身在滨江道有了一号。但是基本也是派出所的常客,为什么?光头二姐可能会为了几块钱跟人家干起来,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就能坡口大骂。总之,光头二姐遵循着自己的“规矩”,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眦睚必报。

就是这么一个奇人,在一段时间悄然落幕,有个比较靠谱的消息是,光头二姐死了,死的方式都很滑稽,但死的又很让人同情,就像马三立相声《练气功》里的张二伯一样,混死的。据说是替人收账,被啤酒瓶子划了大动脉,就这么死了。我在想当时的场景,也许大家去要账都是混口饭吃,差不多就得了。只是光头二姐当真了,在替人办事的时候真的冲锋在前,说她藐视法律也好,说她傻也好,说她仗义也好,总之她先走一步了。光头二姐也许就是生不逢时,如果活在今天,也许靠网络直播就能过上体面的生活了。只是那样的生活,也许是她不屑的人生。

有人爱她,和她合影照相,但内心里拿她和动物园的动物无二;有人恨她,觉得她伤风败俗,给女人丢脸,死了算是为民除害;有人可怜她,觉得她身份卑微,出身困苦,不该发生的悲剧发生在她身上。说实话,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光头二姐也许是混不吝把自己给“作死”了,但是当你觉得滑稽的时候,又总觉得内心有点悲凉,毕竟谁都不想活成那样,但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会活成那样。今天我不是给她树碑立传,只希望当有人就要被遗忘的时候,总该有人能记住她,甚至给人们讲讲她的故事,聊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品品这个新世纪的俗世奇人。

最后致敬冯骥才先生,感谢他撰写了那么多天津的俗世奇人,我才有动笔的想法,因为只有他们才拼凑出了一个活的“天津卫”。用《神鞭》里结尾说的一句话,“鞭剪了,神留下”,而这么多的小人物的故事也应该是“人走了,事留下”。

转载请联系作者

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31519643@qq.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