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战士(刚刚中国公布)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华人星光(ID:hrxg2020)

作者:华人星光

特朗普被刺激到了,

因为中国官方刚刚公布了,

全国对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数据,

高达9041万份!

美国记者惊呼,这个数字太疯狂了!

毕竟,特朗普可是一直自称,

美国新冠检测量世界第一,

但是根据上周,

特朗普公开的美国检测数据,

却只有区区2500万人。

这也不是中国第一次让世界感到不可思议,

毕竟武汉9天里完成650万人检测的事情,

已经让西方关注和惊呼。

而对于中国官方今日公布的检测数据,

日本时事通信社表示十分震惊:

“中国的病毒检测能力是日本的130倍。”

有网友说,

我们习以为常的中国速度,

美日看来震惊不已,

其实也没什么好震惊的,

毕竟我们又没有总是靠推特吹牛......

说起核酸检测,

对病毒早诊断、早隔离、

早治疗至关重要,

是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支撑。

而你知道为我们冲锋在最前方的主力军,

是什么人吗?

竟是三个年轻女博士!

她们职业神秘,

站在离病毒最近的地方,

缉“毒”追“凶”,平均年龄35岁,

工作在危险战场,名字却诗情画意,

她们就是鉴“毒”神探:

迟象阳、董韵竹、张梦瑶。

武汉,疫情战斗最先打响,

有一个没有硝烟的地方,

却是最危险的“战场”:

负压实验室。

这里承担了最关键的任务,核酸检测。

迟象阳、董韵竹、张梦瑶

她们的身份,

正是最初仅有的三位核酸检测师。

除夕夜,三人几乎同一时间接到命令,

星夜赶往武汉。

她们都是80后,张梦瑶年纪最小,

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参加如此重大,

甚至生死考验的任务。

当时,整个车厢里只有她一人,

白衣逆行,可她却没有感到孤单。

临行前她穿上了爸爸的军大衣,

爸爸是一名现役老兵,

保家卫国的责任,

就从军大衣这头父亲的掌心,

交到那头女儿的手里。

那天走出车门,穿着父亲的军大衣,

独自走在空荡的月台上,

每经过一节车厢,

都会有列车员自发地向她敬礼,

张梦瑶知道,

不远处,战友正等着和她并肩战斗……

当过兵的列车长,向张梦瑶敬礼致敬。

董韵竹和丈夫,

在2018年初就领结婚证了,

原本计划2019年举办婚礼,

可因赴非洲执行医疗救助任务,

婚礼日期2次推迟。

除夕接到任务电话,

她不好意思地对丈夫说,

婚礼可能又要推迟了.....

董韵竹

刚去武汉一线,核酸检测后方无依托,

负压实验室里,

各种仪器设备需要不断的严格调试,

陈薇院士果断点将:

“迟象阳来负责!”

为此迟象阳先是当“搬运工”,

为布设移动实验室分析化验装备,

和男同志一起搬仪器,干体力活;

接着她成了“工程师”,

负责调试大型实验设备;

随后她又成了“检测师”,

一头扎进紧张核酸检测分析工作中……

迟象阳说:

“面对病毒,狭路相逢勇者胜。”

迟象阳、董韵竹、张梦瑶三名女博士,

组成负责核酸检测的“主力军”,

被称作负压实验室的“三朵金花”。

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迟象阳、董韵竹、张梦瑶三名女博士在战“疫”一线。

在行业内,核酸检测师,

被称为“在刀尖上跳舞的人”。

那这份工作背后到底有怎样的风险?

打一个比方:

每天送到实验室的样本,

就好比‘犯罪嫌疑人’,

检测师要做的,就是从中找出‘真凶’,

也就是所谓的阳性样本。

但是,这个“凶手”很狡猾,

时常会用“假阳性”来混淆自己的身份。

这个“凶手”也很可怕,

稍有不慎就会形成气溶胶,

威胁检测师的生命。

所以,核酸检测的每一步,

都必须慎之又慎。

专业的核酸检测,

在负压实验室进行,每次进入之前,

要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

背负20多公斤的仪器,

在实验室要待差不多12个小时以上,

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不能吃饭。

而最凶险的一步,

莫过于核酸提取。

“打开样本采集管的盖子,

必须要非常轻柔,如果力度大了,

很可能就会形成气溶胶,

造成检测人员感染。”

由于防护服太潮湿,

护目镜容易起雾,视线变得很模糊,

容易加错样或拿不准手里的试管,

要做得精准,全靠平时经验。

“大家每做一个样本都很紧张,

尤其是到了核酸提取这一步,

可以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每到这一步,

迟象阳、董韵竹、张梦瑶

尽量不交流,整个实验室

往往只有生物安全柜的风声,

安静得可怕。

时间紧任务重,

她们早上8点进实验室作核酸检测准备,

下午2点多出舱,

饭后稍作休整,待结束晚间的检测,

一般都到次日凌晨。

这是她们在战“疫”一线,

两个多月的工作状态。

按照防控要求,

从咽拭子样品接收到得出检测结果,

须在24小时内完成。

为尽早让医院获知结果,

第一批几百份样品从处理到检测完成,

她们三个人,

硬是把时间压缩到4个小时。

处理大量的送检样品。

迟象阳说:“时间就像海绵,挤挤总会有。”

检测之余,

电话联系、视频交流、电邮函复……

后方课题,三位女同志一个也没落下,

她们三人最初完成的,

4500多份样品检测,没有一起出错。

背后辛劳难以言说,

有时样本送的晚,数量又多,

已经在实验室做了一天分析的她们,

还要连夜赶工熬上大半个通宵。

这样一天天天连轴转下来,

她们习惯了在凳子上“眯一会”;

习惯了大把掉头发,脸上长痘;

董韵竹说:“早上起来的身体,

像是昨天被人狠狠揍过一顿”……

三名女博士轮班间隙见缝插针休息片刻。

迟象阳、张梦瑶、董韵竹(从左至右)三名女博士在实验方舱外。

憔悴的面容,疲累的身体,

她们一直在苦苦坚持,

“绝对不能倒下,”

“来到这里,就没把自己当女生看。”

“我们首先是一名战士。”

“再累也不能停下来,

因为每一个样本背后,

都是一个焦急等待结果的人。”

进入实验室之前做准备

迟象阳、董韵竹、张梦瑶(从左至右)三名女博士在实验方舱外。

为紧前推进工作,

“三朵金花”都会主动要求,

工作起来要和男同事们一个标准。

大家一起撤装备,重达百斤的仪器,

三个柔弱女子拼力抬起。

凌晨检测收工后,

她们总是泡一碗方便面充饥,

“这样快一点,省时间。”

陈薇院士曾经说的,

为节约时间都穿尿不湿的“她们”,

正是这三位年轻的女博士。

每天有十分钟难得的休息时间,

董韵竹都会和丈夫打电话,

他和她之间有约定,

下班后只要有空一定打个电话,

无论多晚都有人接。

还记得那个在路边,

仰着头看屏幕里妈妈的小孩吗?

她今年两岁,是迟象阳的女儿,

在最需要妈妈陪伴的年纪,

半年来,

母女俩却只能在视频聊天中短暂“相聚”。

迟象阳说:“因为总见不到妈妈,

两岁多的女儿闹起了小情绪,

有点不太理我了。”

张梦瑶,

好久没有跟自己的孩子视频过了,

她生怕在屏幕里看到孩子以后,

大家都止不住掉眼泪。

军人、博士、女儿、妻子、母亲……

多种身份交织在一起,

无数个声音在呼唤她们早日凯旋。

没日没夜的奋战直到3月底,

武汉核酸检测阳性下降,

她们终于结束了一段战斗,

却又未得片刻休息,

身披铠甲踏上新的征途:

疫苗研发。

她们参与了陈薇院士领导下的,

疫苗研发全过程。

而就在6月22日,

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科学》,

发表了她们的研究结果。

这也是陈薇团队,

研发的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疫苗,

在全球率先进入Ⅱ期临床试验后,

取得的又一项世界级科研成果。

该论文第一作者,

迟象阳、鄢仁鸿、张军;

通讯作者为陈薇、周强、李建民。

要不是因为疫情,

核酸检测师这个低调而神秘的职业,

可能永远只会藏在幕后,

不会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

抗疫之后,我们才知道,

原来艰难的“抗疫之战”前锋军,

与“毒”共舞的战士,竟是这样三位,

平均年龄只有35岁的年轻女博士。

就在刚刚,

中国官方公布了核酸检测数据,

高达9000万份,

美日惊呼:“这太疯狂了。”

而这样的“疯狂”结果,

迟象阳、董韵竹、张梦瑶,

这样的科研人,拼了命换来的。

基辛格在《论中国》说到:

“中国人总是被他们/她们之中,

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疫情期间,

我们既看到了铁骨铮铮的钢铁男儿,

也看到了勇敢无畏的女性。

妇女能撑半边天,

她们不再是柔弱的代名词,

而是冲锋陷阵保家卫国的钢铁战士!

谁把天上云剪碎,

洒向人间万里晴。

所向披靡的“娘子军”们,

相信你们一定会早日研发出疫苗,

带领全中国,

向着战胜疫情的光明和希望走去!

— END —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华人星光原创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31519643@qq.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