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长街送总理(周总理逝世)

我是国际观察小林,这篇文章是我昨天在看周总理的故事之后,奔着情怀写的。作为一篇有温度的文章,也希望你阅读后能够给它点赞转发让更多的人看到。谨以此怀念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希望你能够耐心地把他读完……

总理逝世

1976年1月8日早晨,周恩来总理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安静地看着天花板,眼中波光闪动。逝世前一小时,周恩来总理开始闭上双眼。半个小时过去了,医护人员开始察觉到不对劲,周恩来的专职保健医师张佐良看了下检测数据:呼吸每分钟30多次,脉搏90多次,但都细弱无力。张佐良有不详的预感,按下了用于应对突发情况的电铃。

专家组到齐后,立刻决定对周恩来进行气管内插管,吸痰。但是没有什么效果,周恩来总理的生命体征逐渐开始消失,周总理的心电图从90多,掉到60多,掉到40多,再掉到20多,最后,拉成了一根直线。在心电图呈直线后,医疗组又抢救了10多分钟。最终,医疗组组长吴阶平看了下手表,和几个专家交换意见后达成一致:抢救工作可以停止了。

顿时,房间里哭声一片,人们大喊:总理!总理!你醒醒啊!可惜,周总理再也听不到了。周恩来的夫人邓颖超忍住流下的眼泪,镇定地安抚住众人。她早有料到,自从1月7日周总理的生命体征就开始大不如前了。之间她轻轻地在周总理的额头轻轻一吻,轻声说道:恩来,你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毛主席听闻后不住落泪

当天下午,周恩来总理逝世的消息毛主席才知道。彼时的毛主席也正受疾病缠身,不能自主站立坐下,甚至有时候连吃饭都得用鼻子导食(就是在鼻子里插一根细管,直达食道,输送稀释的液体流食)早上时候,毛主席的状态不太好,所以当时的值班护士孟锦云没有立即汇报。直到中午吃过饭后,毛主席午休了2个小时,大概下午3点多,中央派人送来了周总理逝世的讣告清样。看到毛主席精神尚可,孟锦云决定在午后的读报时间,将周恩来逝世的消息告诉他。

只见孟锦云轻轻地对着毛主席说道:“主席,我有事向您汇报。”毛主席轻轻睁开眼,轻声说道:“什么事?”孟锦云忍住眼泪,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今天上午9时57分,中国人民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周恩来同志,因患癌症,医治无效而去世。”说着说着 ,孟锦云已经忍不住抽泣起来。

毛主席身子明显一震,放在椅子上的手有些颤抖,闭上眼睛,眼泪随即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孟锦云也是眼泪止不住的流。半响,毛主席才声音轻微而颤抖地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失去自己一生最重要的战友,毛主席悲痛万分,但他自己已经重病缠身,没能再去前往医院见周恩来总理最后一面。

得到消息,年迈的朱德元帅在警卫的护送下来到医院。他放开警卫的搀扶,拄着手杖走到周总理的遗体前面,站在灵床前,老泪横流,低声呼唤:“恩来!恩来!”他鞠罢躬,又挺直身躯,缓缓地抬起颤抖的右臂,庄严地向周恩来行了一个军礼。在场所有人都哭了,邓颖超不住地擦拭眼泪。

周日,周总理的追悼会开始,因为周恩来总理生前有说,不要办追悼会,一切从简,不保留骨灰。当时中央当时都反对,当时的反对理由:这样会激起百姓的愤怒的,周恩来总理生前那么受人民爱戴,哪怕我们不要那么快通知全国人民,但追悼会一定要办,这是对爱戴周总理的千百万人民的交代。最终,邓颖超还是同意了。

十里长街送总理

1976年1月11日,周恩来总理的追悼会开始了。那天是星期天,天气非常寒冷,但跟随送葬车队的中央电视台女记者邓勤,在当天看到了她永生难忘的一幕:“透过车窗我看到,街道两旁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在寒风中肃穆伫立的数十万计的群众。”

没有任何宣传,没有任何事组织,数十万北京的群众自发涌上长安街,为总理送行。按照当时的规定,不许佩戴黑纱和白花,但邓勤看到当时街道两旁的中国老百姓,几乎每个人都佩戴了黑纱和白花。当时整个北京的这两样东西都买脱销了。许多人专程奔赴其他地方购买。其他省市有条件的人们自发赶来北京,想护送总理这最后一程。

纵观历朝历代无数帝王将相,都未曾有人有此殊荣。但周总理做到了,因为他心系人民,人民也感激怀念他为人民所做的一切。十里长街送总理的故事因此而来。1976年1月8日,周总理逝世的重要日子。我们必当永远铭记在心,不忘总理。

这就是伟人,为人民所爱戴的最伟大的人!

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31519643@qq.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