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看海(别再问武汉什么是看海)

昨天收到一条外地朋友微信,问我武汉是不是淹水了,今天还上班吗。随手又发来一张武昌火车站水漫大腿的照片。

果然。又一个上当受骗的。

我猜这两天,你的微信也有人转发 2016 年 “看海” 旧闻,还有 “只要心态好武汉就是巴厘岛” 表情包。甚至有人用特效软件制作南湖淹水假视频,混淆视听。

今年雨不小。但凭良心讲,淹水情况比 2016 年强太多了。在抖音刷到2016年和2020年暴雨对比,曾经淹水的地下通道今年畅通,终于有人说句实话。

朋友圈里的武汉人,也纷纷开始主动转发辟谣。

当然,我们今天不是来辟谣的,想认真聊聊今年这场雨,以及为什么武汉的 “海” 变少了。

武汉今年的雨,真的大。

6月8日入梅以来,武汉市平均降雨量达604.8毫米。如果换算成喜茶大杯芝芝莓莓,可以灌满 76000 亿杯,绕地球 3 万多圈。

今年入梅以来的降雨量是往年同期 2 倍多,有的地方甚至是 3 倍多,比如蔡甸。

前天,江夏乌龙泉自动气象站日降雨量超420毫米,刷新了武汉有历史记录以来日降雨量记录。

武汉日降雨量 Top3

1959年6月9日日降雨量为317.4毫米;

1982年6月20日日降雨量为298.5毫米;

1998年7月21日日降雨量为285.7毫米。

当然,拿雨最大的一个气象站点,对比全市单日降雨量,并不科学。但多少能说明,武汉今年的雨,确实挺大。

据气象专家分析,论单日降雨强度,武汉今年的雨并不比2016年弱。好在今年 “水” 力分散,上午泼水,傍晚就放晴看日落,不像2016年一周之内密集进攻。

下在武汉的雨,都去了哪?

汉口的自然湖泊少,降雨主要通过地下管网,从府河排入长江。

汉阳、武昌自然湖泊多,除了地下管网,雨水还可以蓄积在湖泊中,再慢慢排入长江。

总而言之,武汉的雨,不论下在汉口还是武昌,最终只有一个去处:长江。

长江水位低时,雨水可以自然流入长江。

然而到了夏季汛期,长江武汉段的平均洪水位达到 25.5 米。武汉地处江汉平原,平均海拔只有 23.3 米。

相当于江水比武汉高出了一个姚明!

今年6月30日,长江武汉段达到 25 米设防水位。就在昨天,长江武汉段已经突破警戒水位 27.30 米。

再说个数据吓吓你:每到夏天,武汉有 60% 的区域,海拔低于江面。

我在办公室打开手机 app 测了一下西北湖的海拔,20米。也就是说,写稿的此刻,洪峰正从我的头顶涌过。

长江水位就像悬在武汉人头顶的一把剑。

水位高过人头,就别指望雨还能自己乖乖入江了。

武汉长江水位升高至 18 米时,所有入江水闸都会关闭,泵站启动,抽水入江。

武汉水位<18m

雨自己动(往长江流)

武汉水位>18m;

雨一动不动(泵站抽排)

我曾经天真以为,江汉关水位高涨,是因为武汉雨太大。

专家严肃解答:并不是。武汉长江涨水大多是上游来水。

武汉长江上游约有148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武汉要接纳上游干流、支流、各水系所有的水,给上游所有水 “总兜底”

江汉关水位是体现长江上游来水的指针,衡量的是「外洪」

当长江漫过江滩大舞台,说明上游水太大了。

说完「外洪」再说「内涝」。

武汉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年均降雨量1257毫米,70% 的降雨集中在 4-9 月。

武汉夏天的雨是真多,比沿海城市海南、广东比不了,但比某些北方城市一年的雨还要多。

就拿今年来说,武汉入梅以来平均降雨量达604.8毫米,而北京市一年的降雨量也不过 600mm 上下。

长江上游和武汉一样,也爱在夏天疯狂下雨。于是,汛期+雨季,同时在武汉出现,形成所谓的「外洪内涝」。

「外洪」越大,武汉江面水位越高,泵站的抽排效率就越低,武汉市内的雨水就越难排出去,形成「内涝」。

上游的水,天上的雨,这两口 “锅” 要同时一起背,低洼的武汉扛下了所有。(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武汉人最关心的问题:2016年同款“看海”会重演吗?

答案是:几乎不会了。

数据说话,据武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消息,7月6日上午,全市机动车完全无法通行的渍水路段有9个。

而在四年前,2016年7月6日上午,这样严重的渍水路段多达113个,是今年的12倍。

当然,过去一星期,武汉累计降雨量251毫米,只有2016年同期的43%,情况远没有当年严重。但雨季还没结束,考验也还没结束。

过去几年,武汉人受够了“看海”,下了狠手治理。

首先,夏季排涝主要靠泵站,那就猛力建泵站。

2016年至今,武汉中心城区排涝能力由 900m³/s 提升至 1960m³/s,比2016年翻了一倍多。可以理解为,以前排水是一瓢一瓢舀,现在换成脸盆,一盆一盆往外倒。

武汉中心城区55个外排泵站,总抽排能力达1960m³/s。55座泵站共同发力,一秒钟的抽排水量相当于4/5个标准游泳池。

手机横过来,看看你家周围有哪些排水泵站

武汉市中心城区排水泵站点位示意图

比如逢暴雨必淹水的南湖,2016年以前没有泵站。积水流到南湖,再流到汤逊湖,最后靠汤逊湖泵站排进长江,蜿蜒20公里,排水效率极低,远水难解近渴。

现在有了江南泵站,南湖的积水经过4公里就能排进长江,水路缩短了70%。

除了建泵站,还有意想不到的骚操作。比如雨季来临前,提前抽排湖水,降低湖泊水位,准备迎战蓄水。

武汉中心城区40个湖泊,有23个具有调蓄功能。今年入梅后的首场强降雨之前,南湖、汤逊湖、青菱湖、黄家湖均已提前抽水,给周边区域的雨水腾出空间。

未雨绸缪还体现在,还没下雨就开始疏通下水道

易渍水点,针对性排涝,在立交涵洞下提前安排“龙吸水”抢险车,随时准备迎接暴雨抽水。假如你在街上见到一辆全身亮黄色,头顶水管的大家伙,那就是它们没错了。

2016年,武汉市排涝能力只能应对一年一遇的降雨(100mm以内/天)。

2020年,武汉市已经能够应对10-20年一遇降雨(约150-200mm/天)。如果你对「N年一遇」感到迷惑,你只需知道,N越大,则代表雨越大。

国家标准要求达到的50年一遇(约300mm/天),武汉还在继续努力。但不论是客观数据还是切身感受,武汉目前的排涝能力,确实比2016年提升了。

2016年旧闻被疯转,也情有可原。那年6月30日-7月6日,武汉两天泼下 22 个东湖,一个星期下了半年的雨。

武汉人被 “看海” 支配的恐惧,时隔四年依然存在。

只是当 “看海” 表情包和旧闻段子被疯转时,希望多一些理智声音。也想提醒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你,水,有多可爱。

武汉是生在水上的城市。当我们说起武汉,总会提到百湖之城、两江交汇之类的字眼。

在东湖发呆,去江边游泳,坐轮渡过江,武汉人喜欢水,也离不开水。

喝汉江水长大,吃江汉平原鱼米之乡的丰富物产。有了长江,有了江上的桥梁和船只,才有了九省通衢。

享尽了水的便利和好处,也坦然应对水的考验。涨水时齐心抗洪排涝,洪水退去,依然在海绵城市江滩边热烈起舞,这才是我所热爱的武汉。

*武汉市今年入梅以来平均降雨量604.8毫米:截取2020年6月8日-7月6日数据


特别鸣谢 / 数据提供

武汉市水务科学研究院 李敏

武汉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石亚军


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31519643@qq.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