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爱电影(韩国电影100部)

[亲切的金子]是朴赞郁“复仇三部曲”的收尾。

这部电影中,他首次以女性为主角,简化复仇主题,直白地为“复仇”做了一个结论。

他的妻子在看完后,对他表示,“这是写得最好的一部电影,因为这部电影是Happy Ending”。

[亲切的金子] 친절한금자씨 (2005)

  • 导演:朴赞郁
  • 主演:李英爱/崔岷植/金时厚/南一祐/金秉玉/吴达洙
  • 类型:惊悚/剧情/犯罪
  • 出品:韩国CJ娱乐
  • 上映日期:2005.7.29

[亲切的金子]

当朴赞郁制作出[亲切的金子],观众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又是复仇?”在此,朴导演有必要先解释一下,“其实,变化才是我电影的永恒主题”。

之所以选择“复仇”,是因为人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种认知的变化,即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变恶,但不得不做出恶的行为。

[我要复仇]中,宋康昊明知女儿的死与聋哑人无关,仍杀死了他;[老男孩]中,刘智泰明知道姐姐的死与崔岷植无关,但仍然决定监禁他15年。

[老男孩]

人在意识到恶后,挣扎、痛苦,并决定实施恶,才是朴赞郁电影的主题。

[亲切的金子]中,孩子们的家人即便知道杀死崔岷植不会令孩子复活,仍旧决定报复他,而且这个过程看上去并不喜悦,家长们没有得到解脱,但他们义无返顾地举起了刀子。

“复仇结束后,家长们一起吃蛋糕,开派对。他们很开心,或者他们只是强装开心”,这就是朴赞郁想要表达的残忍。

同样的,再次选择“诱拐”题材,也是朴赞郁的“残忍”。

[我要复仇]中,小女孩被诱拐,[亲切的金子]中五个小孩被诱拐并杀害。

“杀人就是一下子的事情,痛苦转瞬即逝,而将小孩从父母身边抢走,这种痛是持续性的,更加残忍。这才能触动人类心底最深的报复心理。”

即便是Happy Ending,朴赞郁也没有放过碾压观众心理的机会,片中播放孩子们的诱拐录像带的情节正是为了凸显这种残忍感。

相比于前两部“复仇”作品,[亲切的金子]呈现出许多变化,包括女性主角的选择、大量配角的使用,以及崔岷植作为反派的留白。

整个实验的过程包含了朴赞郁多方的考虑。

首先,以女性为主角是朴赞郁先前就定下的,一方面是为了反驳评论界对他“大男子主义”的误会,另一方面是出于同僚们的建议。

朴赞郁自认不是“男权主义者”,但[我要复仇]上映时,曾有影评人如此评价:“女人都死了,男人在复仇”,造成了外界对他的误解。

傲骨的朴赞郁在那时就拟定了女性为主的方向,打算用作品来抨击“谣言”。

金子出狱后,通过狱友们的帮助逐步完善复仇计划,这是朴赞郁独具匠心的设计,有趣、很有童话性。

朴赞郁的冒险精神也在这一块得到体现:

“大量使用配角演员是[亲切的金子]最危险的地方。配角的戏份不多却很杂,演技水平参差不齐,他们究竟能表现出什么样子,我也摸不着底。这种实验感的氛围让我喜忧参半”

影片中,除了金子,其余角色的出场戏份并不多,比如宋康昊饰演的杀手、吴达洙饰演的面包店店长,尽管是惊鸿一瞥。

但正是这些酱油戏份组合成这部电影,这也满足了朴赞郁“每拍一部电影做一种尝试”的心理初衷。

使用崔岷植做配角,能在忠武路做出这种事的估计也就朴赞郁了,虽然人家坚持认为,“这个角色不是主角,胜似主角”

相比于[老男孩]中刘智泰的角色,崔岷植饰演的“白老师”实在有些单薄。他的出镜时间大概只有十分钟左右,零零散散落在电影各个角落,台词更是少得观众都可以背出来。

当初,在撰写剧本时,朴赞郁想要简化剧本,想要以一个“单纯的恶”(Pure evil)作为复仇对象,计划也是要找个不知名的演员来演,让观众有种代入感。

不过,越往后写,整个剧情越集中在这个人身上,“他出现的机会不多,却时刻出现在每个人的生活中,他与刘智泰在[老男孩]的戏份比重上是有差距,但地位与效果是等同的”。

出于这种定位与考量,朴赞郁认为这还是一个需要演技的角色,因此拨通了崔岷植的电话,再续[老男孩]前缘。

朴赞郁说得天花乱坠,但崔岷植还是对自己的戏份颇有微词,“‘白老师’,导演,你确定你一开始不是想要找白润植(韩国演员)拍的吗?”搞得朴赞郁面露尴尬。

白润植

[亲切的金子]上映后,古怪的B级风格又让朴赞郁避无可避地再次沦为众矢之的。

影评人、观众认为他“风格极端、技巧过于花哨”,导演无可奈何表示,“虽然是和[老男孩]的工作人员再次合作,但这次我们真的做得很简单,镜头都没有Move过,固定的镜头有很多啊”

不过,批评与称赞并轨是朴赞郁电影的常规待遇,他老人家也应该习惯。

朴赞郁之外,[亲切的金子]迎来李英爱的回归。通过《大长今》享誉海内外的李英爱在本片中反转形象,饰演复仇人。

一方面是她自我事业的突破,另一方面也是对观众的挑战。李英爱也成为[亲切的金子]的另一个解读标志。

朴赞郁找李英爱的时候,她正好结束了《大长今》的拍摄,被广大韩国观众冠以“氧气美女”的称号,成为韩流的主力军。

但作为一个演员,她此时需要的不是人气与虚名,而是对演技的肯定。

“想要尝试那种非常风格化、有舞台调度感的作品”,处于对艺术表演饥渴状态的李英爱收到朴赞郁的邀请后立刻答应出演,自然顺理成章。

在确认出演前,李英爱也思考过粉丝的感受,以及自己的职业生涯走向。

从出道伊始便被质疑演技的李英爱在事业上是有野心的,而且她也坚信,敢于发现自我的演员才会得到观众长久的支持。

更何况,朴赞郁还找来崔岷植给她搭戏,这对一直渴望与实力大咖合作的她来说,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

因此,为了[亲切的金子]复出,是件势在必行的事。

在开拍前,[亲切的金子]是没有完整剧本的。

朴赞郁用一个梗概,忽悠来了李英爱与崔岷植,后在拍摄过程中与演员们一起探讨出完整的剧本,因此,说“李英爱参与剧本创作”这话儿也不算言过其实。

“朴赞郁导演非常不喜欢演员有什么东西藏着掖着,他最喜欢的创作方式就是导演与各个工作人员、演员们充分交流后,得出一致结论,以此为基础演绎出的感觉会让人觉得非常痛快。”

起初看到梗概的李英爱也曾因为角色性格太强烈而感到困惑与踟蹰,但这种商讨的拍摄方式让李英爱在过程中渐渐有了冒险的信心与挑战的野心,她说:“作为演员,饰演金子的过程就像是很认真有趣地玩了一把。”

“一般的电影与电视剧都会遵循起承转合或六何原则(即何人、何时、何地、何事、何因、如何发生),但 [亲切的金子] 跳出传统禁锢,以跳脱的叙事方式让观众与演员有种全新的观影体验。”

[亲切的金子]的开头,众人对金子善良的描述与她冷漠的一句“你自己过好吧”形成对比,走出悬疑范儿;之后倒叙、插叙、旁白解释,将悬疑这个梗用得出神入化(拍摄时朴赞郁是按照故事的时间顺序进行拍摄的)。

六个月的拍摄过程中,李英爱沉溺于这个角色的情感变化,甚至有时候看监视器时,她都会对自己自然的表情感到惊讶。

她通过电影的突破来完成自我突破,尽管在这个过程中,她也有许多不确定性,“金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角色也是不断变化的。从13年前的不良少女到复仇化身,性格转变太大,要在我身上体现这种转变是很困难的”。

但是凭借着多年的经验与朴赞郁的帮助,她在电影上映时终于能够坦然面对李英爱版的“金子”。

“直到拍摄结束时内心都是忐忑不安的,但在新闻发布会后,我终于豁然开朗,觉得在画面中看到那样的自己应该会很有趣”。

而朴赞郁也给予了李英爱好评,“李英爱演出了全度妍、文素利没有的效果。她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配上憎恶的感情,反差中的演绎反倒营造出谜一般的喜剧效果”。

对于电影的期待,李英爱回答得很耿直:

“虽然不能让所有观众100%满意,但最起码大家应该会认可李英爱努力的部分。看完电影之后,观众能够思索金子这个人,那就算是这部电影的成功了。”

在电影上映前,李英爱也曾表达出对于票房的渴望,她认为这是对她演技的一种肯定。

同时,她也希望能够得到观众的好评,她曾笑着说:“虽然从我口中说有些害羞。但我希望得到‘非常有性格的演员,拥有多种可能性与能量的演员’这种类似的评价。”

忠武路成长中的李英爱遭遇着同龄女演员一样的问题,即男性电影主导市场中女性演员戏路狭窄。

因此,[亲切的金子]也是李英爱企图打开女演员新型事业大门的一把钥匙,“女性演员不仅可以存在于情色片、爱情喜剧中,也可以在更多类型的电影中展现实力”。

从演技质疑中走出的李英爱梦想成为“树大根深类型的演员,无论遇到何种逆境都不会动摇”,一直努力着学习表演,不知不觉终于有了如今的地位,而[亲切的金子]也成为她最具风格的电影作品之一。

“复仇三部曲”,你最喜欢哪一部?

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31519643@qq.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