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笑我(唐伯虎别人笑我太疯癫)

提起江南的才子,很多人都会想起很多影视剧中塑造的“江南四大才子”的形象。他们嬉笑怒骂,狂傲至极,身在花丛,“优哉游哉”。但事实上,文坛其实并没有“江南四大才子”的说法,只有“吴中四才子”。

吴中四才子,分别是:祝允明、唐寅、文徵明和徐祯卿。他们也都过得并不逍遥,都不过是一些不得志的文人而已。而4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唐寅。

“江南四大才子”影视剧形象

一:一个让人心疼的才子

爱好书画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唐寅的字画多以“晋昌唐寅”落款,这是因为唐家的先祖是前凉陵江将军唐辉。出身名门的唐伯虎,小时候家境是不错的,可是24岁时,做生意的父亲病逝,便家道中落了。此后,母亲、妻儿相继离世,这让他备受打击。好在,他身边还有祝枝山等一群好友支持。

28岁时,唐伯虎应乡试,中了应天府乡试第一。此时的他眼看就要登上人生巅峰了,却因为在会试中,被科场舞弊案牵连,入了狱。唐伯虎到底有没有作弊,至今文史专家还在研究,多数人相信他是被陷害的,因为以他的才华是不需要这样做的。

唐伯虎影视剧形象

因为这场舞弊案,唐伯虎的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变了。后来哪怕再有机会,他都不愿意再出仕为官。他在街头卖字画为生,风光时一画值千金,富人们争着抢着要买他的画;落魄时,画作无人问津。生活的酸甜苦辣,他尝遍了。在一个新年,他甚至写下了这样一首小诗:

《开门七件事》

柴米油盐酱醋茶,般般都在别人家。

岁暮天寒无一事,竹堂寺里看梅花。

唐伯虎影视剧形象

二:写出了“我笑他人看不穿”

以卖字画为生,在明代不是一个有出息的文人该有的生活,所以唐伯虎受到了很大的质疑。但他不在乎,住进了心中的“桃花源”。他花钱置了块地,给自己盖了个桃花坞小圃。在这里,他写下了不少诗作,其中就包括了咱们印象最深的“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第一次看到这两句诗时,就觉得它写得很洒脱,很张扬。但后来才知道,其实在这两句诗后,唐伯虎还写两句,它们才是精华。让我们来看看全诗:

此诗写于公元1505年,距离科场舞弊案已经过去了6年,这段时间唐伯虎过得还算是滋润的,毕竟后面他还曾穷到没地方住。

在这首七言古诗中,我们读到了唐伯虎的洒脱。此时他真的看开了,功名利禄于他而言,似乎没有了价值。诗的前几句,一开篇就用了6个“桃花”,就像顺口溜一样,一气呵成。自己就是那桃花庵中的桃花仙,摘了桃花来换酒钱。

接下来的中间部分,诗人写了自己的平生之志。只愿醉心于山水桃花间,不愿在达官显贵们面前阿谀奉承。颇有意思的是,在诗中他还提到了自己这个穷人和富人志趣的不同,富人要的是车水马龙,而自己要的是酒杯花枝。

唐伯虎影视剧形象

最后4句,是全诗最妙的部分。别人笑我,我笑他人,两个对比中,写出的两种不同的人生追求,也写出了古代万千隐士的心声,这也正是它能深入人心,流传至今的原因。但若是诗写到这儿就落笔,则显然没有交代清楚我为何笑他人。所以最后14个字,才是全诗的精华部分,也更加霸气。

“不见五陵豪杰墓”中的“五陵”指的是豪门贵族,称他们是豪杰,其实颇有种讥讽的意味。“无花无酒锄作田”指的是当年那些豪杰也曾风光一时,可是现在却连墓冢之地,都无花也无酒,被人当成了耕地。这就是这些豪杰看不破的地方,一生所求,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

唐伯虎影视剧形象

三:看破功名利禄不等于“丧”

近几年很流行一个字,叫“丧”,而提到唐伯虎,很多人便经常用这个字来形容他,但事实上,这是不准确的。唐伯虎的看破功名利禄,并不等于丧,因为他有自己的平生之志。晚年时期,唐伯虎曾写过一首这样的诗作,用5个“不”字,写出了平生志向:

《言志》

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

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唐伯虎影视剧形象

他图的是一个“闲”字而已,而为了这个闲字,他提到的5个不,就是他的原则和底线。这让我们想到了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做一名隐士也得有自己的节操,这与“丧”文化是完全不同的。

明代文坛出了很多牛人,唐伯虎的诗写得不是最好的,但他却是很特别的存在。孟浩然、陶渊明等人的洒脱令人羡慕,但唐伯虎的洒脱,却总是让人有些心疼。如果没有那场舞弊案,或许他不会是这样的人生。不过话说回来,朝中不缺一个他这样的臣子,但书画界、文坛都不能少了这样一位大才子。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我们心中或许会稍感安慰。

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31519643@qq.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