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嫂 小说(小说村嫂怀疑小寡妇就在木屋里)

赵单羽堵着门不让春梅进,还说她疯了,她心里更加怀疑木屋里藏着杏子。

“我还真是疯了!赵单羽!我开始还以为你真是正人君子,想不到你竟然木屋里藏着小寡妇,我就是要看看小寡妇现在是不是躺在你的床上!”

说着,春梅用力推赵单羽。

赵单羽其实就是给春梅产生更强烈的错觉,见她推来,故意让开,春梅没有推倒人,身子直冲屋里而去,差点摔倒,她赶紧刹住脚步,环视里面。

不见人,也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她当然不会就此罢休,直接朝着赵单羽的睡房冲去。

“你!怎么闯我的睡房!”

赵单羽拐着腿跟着后面,故作惊奇道。

“我要抓活的!”

春梅怒气冲冲推开了睡房门,睡房不大,只有一张床,还有一张书桌,没有衣柜等其它能够藏人的物件。

书桌下面一眼能看到,没有女人!

春梅心里不由一惊,难道自己判断错了?赵单羽真是君子?

赵单羽跟了进来:“春梅!你这是想干什么?给我出去!”

“哼!”

春梅冷哼一声,目光落在了床底下:“躲在床底下,以为我就能够放过你了?”

春梅冷冷说道,忽地扑在地上朝着床底下看去,赵单羽走过来,拐杖在春梅的屁屁上打了一下:“你个泼妇,你还有完没完?我就是藏了女人,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我婆娘!”

春梅被得尖叫一声,火辣辣的痛,赵单羽却没有被她的惊叫声打断说话,自顾生气地吼道。

说完,还没等春梅站起来,又是一棍子打在春梅的屁屁上面:“你看到什么了!泼妇!”

“啊!痛!”春梅捂住屁屁在地上一滚,赶紧站起来。

“还不滚!我真要把你打得跟我一样瘸腿了!”

赵单羽的打狗棍对着春梅的腿上慢慢地点去,吓唬着春梅。

春梅见打狗棍又过来,吓得转身就跑,便跑边骂:“赵单羽!你竟然真的打我!难道我爱你真的有错吗?你个木瓜,我送给你都不要,我看你以后娶什么样的女人!木瓜!死木瓜!”

“你别跑!看我不打断的双腿!”

赵单羽拐着追出去,心里却不由好笑:这个春梅还还真是的,竟然还说爱我,真是不记打!

春梅不敢回头,不敢停住脚步,边跑边一只手捂着被打痛的屁屁,朝着来路跑着。

杏子在大树后面捂着嘴笑:赵单羽,你可真逗,你怎么就知道春梅会返回来冲进屋里去查看呢?

春梅跑远了,骂人声也听不见了,赵单羽轻声道:“杏子,你出来吧,她走远了。”

杏子已经止住笑,走了出来,看着赵单羽:“春梅看了床底下没有?”

“你说呢?她就是扑在地上看床底下才被我打的屁屁,你以为你藏在床底下很安全吗?”

噗嗤!

杏子笑出声来,她想着春梅扑在地上,赵单羽打她的屁屁,再也忍不住笑。

赵单羽看着杏子的模样真的很迷人,很不到一把将她揽过来,然后抱起她进入木屋,把她丢在床上。

但是,赵单羽还是控制了自己:“你还不走?难道你也想被打屁屁吗?”

“我……”

“快走!要不,我真打你屁屁了!”

“单羽,你……”

杏子幽怨地看着赵单羽,女人的柔情更是让人迷醉。

赵单羽转身朝着木屋走去:“杏子,我尊重你是一个孝顺,识大体的女人,不忍心打你,快走吧!”

说完,进了木屋,把门关了,背靠在门板上,出着粗气:杏子,你快走,别让我……

杏子看着木屋的门已经关上,想到赵单羽痛打春梅,吓得春梅飞跑的情景,她知道,赵单羽对自己已经很友好了。

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自己碰上一个有情有义的正人君子,还是走吧。

杏子迈开了脚步,朝着来路返回,她走几步,一回头,心里很是不舍。

她知道,如果不是正人君子,自己也不会这么动情,但是,自己真动情了,正人君子却不领情。

人,就是这样,很难圆满!

赵单羽听到杏子的脚步走走停停,他知道,杏子肯定是走几步,回头看,她是幻想着门被突然打开?

我这个时候要是开门……

不可!不能前功尽弃!

但是,杏子真的值得……

赵单羽!你要是动了杏子,李茹清怎么办?你的腿治好了,你也配不上李茹清了!

赵单羽的手不由抓住了头发:看来情这个东西还真折磨人的累赘!

难怪古人发出“试问情为何物”的感叹!

脚步声终于远去,赵单羽确定杏子是走远了,他有些后悔自己真的有点绝情,不管是对杏子,还是对春梅。

但是,不绝情会导致什么后果?

不绝情,自己就会滥情!

赵单羽想明白了,开门走到了吊床上面又翻了上去,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躺在木屋的床上也睡不着,不如在吊床上看风景,让心平静下来。

……

苦菜公是最容易生长的野菜,一般的移栽到土里都会直接成活,叶片都不会变黄,何况是赵单羽给苦菜公浇灌了“圣水”?

赵单羽醒过来走出门,到了药材基地,看到套种的苦菜公,心里不由一惊:这个生长速度也太快了吧!

只可惜,自己还没有联系到买家!

必须立刻行动,找到销路,要不,这个苦菜公一天一茬,真是可惜了!

赵单羽知道,苦菜公该摘的时候不采摘会不鲜嫩,他不能让这些苦菜公白白浪费了。

自己家里人,还有来帮工的人,他们都可以先尝鲜,好在这个苦菜公的特殊功能只对结婚过的男女起作用,要不,自己还真不敢随便让人吃。

赵单羽决定采摘一把去镇子上,明天就可以上县城,然后让人联系去市里,其实,赵单羽也知道,只要在县城打开了小路,目前的苦菜公都是供不应求。

赵单羽想着自己的计划,听到有了脚步声,他知道是李茹清来了,回头看见她果然提着个小竹篮摇曳而来。

“茹清,又给我送好吃的来了?”

“昨天晚上睡得好不?”李茹清看着赵单羽,发现像是没有睡饱一样。

“想着苦菜公,没有睡好。你看,苦菜公长得多好!我吃过早饭去喊二狗子他们都来采摘点回去吃,你中午也吃这个苦菜公吧,尝尝味道,晚上带些回去让我爹娘和小宝也尝尝鲜,中午我在镇子里吃饭,寻找苦菜公销路。”

赵单羽看着李茹清交代说。

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31519643@qq.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