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奥赛斯库(再记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

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是普通农民的儿子。到了15岁,齐奥塞斯库开始参加一些罢工、游行,并因此被捕。在这样不断参与革命运动,不断入狱出狱的循环中,齐奥塞斯库在罗共组织中的地位逐渐上升。

甚至在监狱中,20出头的齐奥塞斯库结识了不少共运活动家,广泛学习,成为了党内"监狱派"骨干。后来,罗共武装起义,掌握政权,齐奥塞斯库也步步上升,最后成为国家最高元首。

齐奥塞斯库执政初期,一度带领罗马尼亚走向繁荣。齐奥塞斯库始终与苏联领导者戈尔巴乔夫保持距离,不盲目追随苏联的思想。

在经济上,齐奥塞斯库注重民生,强调"没有经济上的独立,就不会有政治上的独立",在发展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同时,重视农业与农牧业生产。在外交上,齐奥塞斯库广泛开放,曾经五次访问中国。同时,齐反对苏联绝对控制,强调独立自主。这些都使罗马尼亚的国际地位提高,也为齐奥塞斯库赢得民心。

1989年12月16日,罗马尼亚西部城市蒂米什瓦拉发生大型冲突。一位叫拉斯洛的匈牙利牧师通过匈牙利电视台公开批评齐奥塞斯库。齐奥塞斯库愤怒地派警察驱逐这位牧师,却遭匈牙利200多名牧师反对,整个城市爆发混乱。

12月17日,在齐奥塞斯库的命令下,罗马尼亚军警开枪、逮捕,基本平息了骚乱。第二天,安心的齐奥塞斯库按日程出访伊朗,于20日返回。

21日,过于自信的齐奥塞斯库举行群众大会,支持自己前几日在蒂米什瓦拉的镇压行动。哪知刚讲话没多久,群众就开始起哄,并高呼口号反对齐奥塞斯库专政。齐奥塞斯库连话都没讲完,就匆匆退入室内。

22日,距离蒂米什瓦拉爆发示威游行已19个小时。军队开始放弃,选择不再效力总统,从市中心撤退。游行队伍立刻汇成几股力量,如洪水般冲向党中央大厦。建筑物被暴力人群砸得破败不堪,齐的画像、宣言等被扔出楼外。

齐奥塞斯库夫妇自知无法逃离,便调来直升机,想从楼顶逃走。直升机在示威人群的头顶盘旋,人们眼看总统逃去。但齐奥塞斯库夫妇还是在当日被抓获,并在一个兵营里关押了3天3夜。

25日,圣诞节当天,齐氏夫妇在兵营内接受特别军事法庭的审判。仅用了20分钟,这个由7人组成的审判团就宣布,作为总统,有破坏经济、屠杀国民,贪污10亿美金等罪名。下午2点,齐氏夫妇被执行死刑。

在无数双眼的注视下,夫妇俩被押送进场。头戴墨绿钢盔、身携枪支的警卫员反扣两位的双手。齐奥塞斯库衣着整洁,带着有个人标志性的黑帽。外套内是笔挺的黑色西服套装,内配衬衫、领带,还围着格纹围巾。与夫人相比,齐奥塞斯库显得更冷静,也许是清晰认识到不可避免的结局。

从现场照片看,安分的齐奥塞斯库身后只有一名押送人员,而妻子身后则有两位。显然,齐奥塞斯库的夫人不愿就范,哪怕是白费力气,也要抗争一番。作为总统夫人,怎会不明白最后时刻的来临呢?夫人此时的挣扎,更像是发自内心的不甘。

从审判到枪决,只经历了20分钟,夫妇俩挨了不少子弹。整个欧洲都目睹了这场枪决。现场有摄影师抓拍了夫妇俩中枪倒地的过程。据说齐奥塞斯库本人中了100余发子弹,可以说被打成了筛子。枪决后5天,夫妇俩才被草草下葬,甚至连具体下葬地点都不清楚。

这样的处决方式,也是极为残忍了。

2008年10月14日,罗马尼亚调查委员会确认,19年前判决的齐奥塞斯库贪污10亿美金之说是空穴来风,其所有资产不过5万美元。

如今,尼古拉·齐奥塞斯库的墓地总是鲜花不断。越来越多民众对多年前"像一条狗似的处死"齐奥塞斯库夫妇感到愧疚、不公。据罗马尼亚民意测验,有41%的人认为,如果齐奥塞斯库在世并参加总统选举,他们会投上一票。

齐奥塞斯库的执政确实存在问题,但大众的疯狂也足以感染每个理智的角落。人们有理由怀旧,也需要反思,只是没有人愿意再回到那个时代。处死总统,是人群当时的目标。但漫漫前路,依然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但或许,只有在冲动地抵达某处时,才能清晰地看清出发地的模样。

这真是一个荒谬的讽刺。

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31519643@qq.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